搜尋

實話實說之十八:計劃與變化



小仙女一早就來了簡訊,

問我對我們的兩個節目有何看法。


原來寫的,已經不對味。先放抽屜。



用這一篇講「實話實說」。這個節目原本設定是不設防,可是,我還是會猜,大家想聽哪一篇。

從自私的角度,我想講前三篇:


#實話實説 之一:可以分享嗎?

#實話實説 之二:漂亮嗎?

#實話實説 之三:累嗎?


因為它寫在我一頭栽進辦重聚的瘋魔之前,那時樓還沒歪。


我也想講為小師妹寫的「瞎俠教」故事,或是為遠在恆春的妹妹寫的「專程與順便」。我心裏偷偷掂量要不要cue新認識的堂主,把自己的投名狀「壓不扁的茉莉與玫瑰」拿出來顯擺一番。


校刊主編美珍捎來訊息,她喜歡的是另外三篇:「拒絕的理由」(她不知我寫那一篇時,正在跟自己打架,差點甩鍋。小仙女大概會被這,當成我有「斯得哥爾魔症」的另一呈堂供證。)「期望。值」和「參與。敢」似乎是合理且應景的選擇,因為它們本來就是為重聚而寫的。


而小仙女選的是「如果你借我你的眼睛」,害我不小心説出了一題,我從7歳就開始解,卻怎麼也解不好的題。在雲端講堂,我聽見自己説:


「因為我看不見自己,所以我只好從別人的反應,跟別人的瞳仁看到自己。」


我看見大俠跩跩地笑,「交义比對」。他説的研究方法,我想起的是草稿,改稿,腹稿,退稿,及借屍還魂的新稿。


人生啊?!


為了趕小仙女去休息,我替她找了一個代戰公主當樁腳。我告訴她,你要我講哪一篇,我就講哪一篇。我心裏偷偷祈禱,只要不是「那一篇」都好。


但是,真的是怕什麼來什麼。



她點了「中年黃蓉」。我眼前浮現兩位靖哥哥,一個是我的單戀(百分之百的「概念股」),另一個是自告奮勇,要演靖哥哥的傻牛。牛兒要跟貓兒白頭偕老,貓兒卻抗拒演中年黃蓉。十八年後,我在面對螢幕上的姊妹,跟這個我愛的,和愛我的告別。


所以小仙女問我,對我的兩個節目有什麼想法?我不知道,我以為我是辦同學會,搭個戲台,讓自己上竄下跳。而我的計劃,趕不上變化,我的嘴,趕不上我的筆,而我的筆趕不上我的心。


變化不會讓計劃知道。就醬了。

18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