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實話實說之十四:借我你的眼睛



上周六,聽了一場線上演講,講者是「耳朵借我」的作者,馬世芳老師。我其實並不羨慕馬老師有偉大的爸媽,雖然我相信像他這樣的人,就是一定遲早會被看見,閃閃發光的金子。



我喜歡馬老師的音樂導覽,因為他讓我從不同的「視角」,重新認識那幾首耳熟能詳的歌,走進了未知深淺的另類境界。誰知道,那些我們以為屬於「我們的歌」,也有他們自己的前世今生。他們來自作詞作曲者,因歌者聽眾而生,卻不完全屬於某人。他們的存在,就像女媧的孩子,或是我故事中的角色,不被原生的命運禁錮他們日後的無限寬廣。歌曲與聽者之間的緣份,可深可淺,或喜或悲。可以是錯肩而過,可以是人走茶涼,或是曲終人散。但,它也可以是數世輪迴糾纏。有某些歌,就像一組密碼鎖,鎖上了你以為,你終究可以把它馴化吹捧成,理所當然的一時流行。


智者的導覽,之所以珍貴,就是因為它把迷濛難言,變得顯而易見。而一首歌,一道菜,一場流水席般的同學會,不正是為了創造一個平台,讓你暫離生活軌道,另闢蹊徑?


三十幾天之後,如果你肯來,你肯借我們,你的眼睛,你可以看見:


有人帶你穿過熟悉的走廊,透過曾經映著你和同窗身影的玻璃,看到彷彿縮水的操場。


有人帶你徜遊華府,就像如果我們沒有疫情一樣,不同的是,你可願透過營幕,想像拉著那隻纖纖玉手,跟著那輕盈美麗的身影,走街串巷。


有人替你出謀劃策,把精心設計的財務規劃心得,包裝成「野人獻曝」的伴手禮。


還有人把「姑爺」捐出來,從醫學哲學的觀點,帶領我們走出視而不見,聽而不聞的迷障,看到生命中的大美。


也有人很大方的把自己捐出來,也跟自己認識的朋友拉進來了這次聚會,只因為想成就東西相遇,以仁醫仁心的視角,替我們一起慢慢變老的大計打底。


也有人貢獻了熱舞,讓我們相隔N個時區,仍可以跳一樣的舞,就像青澀歲月的你我,願意跟著死黨,做些解釋不清,就是那種「因為.…所以」事後瞎編理由的事。


有人要完成一個你不知道的心願,替你去一個你還不認識的好地方,因為走出舒適圈,她在那邊,遇見了新朋友,認識了新世界,也看見了更美好的自己。


如果,你願意借我你的眼睛,你就可以看到這群傻氣的姑娘,挺身而出,認命認分地演愚「婦」移山,只盼水道渠成之日,我們日思夜想的你,會在雲端,拉著一個閨蜜拍擋,優雅現身。


如果,你願意借我,你的眼睛,你就可以看見一百種,大寫的想你。


大會報告:失物招領。有人丟掉好朋友,請到服務台,您的朋友在找您。

24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