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#實話實說 之七:幹嘛啦?!




我有一款朋友,聰明,冷靜,平時看起來,波瀾不驚的。但我面有難色時,他就會一聲不吭地漂到我身旁。


我們可以很久沒有見面,但是見了面,就聊開了,彷彿就不曾離開過。這樣的朋友,跟我一驚一咋人來瘋的個性,很不搭,但這麼多年,他就在那兒。


我有時候,會放下懂事有智慧的面具,跑去找他,想説什麼,也說不出來,只能憋嘴站在那裡。


「幹嘛啦?!」


他説這話,依然忙著手邊的事。

看他那麼沒心沒肺,我就説他「瞎」,他就説我「傻」。

一瞎一傻,差不多,行了。


「反正,我也沒有嫌棄你。」


就是這樣的朋友,讓我這樣不肯求人的,也敢靦著臉,給他下定單,而且還很賴皮地說:「要不,欠著。要不,我給你打。」


其中,有位大俠常説我「怙惡不悛」,這四個字,是從鼻孔裡哼出來的。但他很認份,雖然不関他的事,他總是俠氣逼人,拍馬而來,拔刀相助。


我常想這樣的朋友,應該把他們揪團,成立一個江湖門派,就叫「瞎俠教」。因為他們都很「俠」,也很「瞎」。也許世俗人會被他們情義相挺的熱情感動,而我是不斷被他們「瞎」的程度,改變人生觀。


為了合理解釋他們的行為,我創造一個理論,叫「神秘的X」。


因為這些聰明朋友,都是社會人士,在江湖走跳,不可能不知,如何權衡輕重緩急、利弊得失,但是為什麼,明明可以推掉的事,下的停損點,繞過的千頭萬緒,前路不明,他卻願意陪你并肩負重前行?這不是瞎嗎?會算的人,為什麼會放下算計呢?


我想他們是算了,只是因為在天平那一端,擺上了「神秘的X」,然後,就一翻兩瞪眼。


本門派的「瞎瞎俠」並不喜歡我一本正經或大張旗鼓地道謝,總説我「小題大作」,彷彿,幫我,只是小菜一碟,並𣎴是個太花腦細胞的決定。


最近,在辦同學會,順便又替「瞎俠教」找到了一個靚麗的小師妹。她先是很興奮,對這個雲端同學會,不斷好奇的發問,起先,她只是説要靜靜旁聽。


結果,在我們的籌備會議,她踴躍發言,(喂!説好的靜靜旁聽呢?)

還「認養了」一個節目,要帶大家去做深度導覽,認識藝術精品。(真「俠」!)參加了雲端合唱會,外加一個我不知道的神秘任務。


三秒鐘之後,她想到,她跟這些科技,尤其是zoom很不熟,(是不是很瞎?)她居然沒跑,還很高興讓我領著她一起玩。我賭一碗豆花,她一定不知道,五十之後要玩社團,是為了增加知識技能,預防初老。但她就這樣撩落去,陪我一起踏上「車到山前必有路」的奇幻之旅。


我知道小師妹綠衣人的DNA,她不做則已,如果一力應承,她就會做好做滿。她悄悄地說她怕怕,但,她總不想過撒手,放棄,逃避,推卸責任。她也沒有説自己是交友不慎,被陷害了。我們在雲端練習,解決這樣那樣的技術問題,在懂的人心中,也許都是芝麻綠豆的問題,在不懂的人面前,則需要愚公移山的精神,及葉問的勇氣。我突然覺得,小師妹應該會喜歡我後花園中,那些妾身未明的神秘植物。我們雖然不知道結果是什麼,但經過努力,我們可以看到它萌芽,生葉,開花結果,就像辦同學會。


為了了解,像小師妹這樣的人的行為動機,搞清楚什麼是「神秘的X」,我找上了「瞎俠教」中的精算師,求開示。




大師給我畫了一條數線,大師説人世間的勝負得失多半都落在實線上,你可以用損益表,花些時間,梳理清楚。然後,他在數線的上空,寫了個i,i是虛數,是我們想像出來的。


「而我們一向在意,追求的,從來都是i,跟底下的實數算計無関。」


真的,不是一家人,不進一家門。漂亮的小師妹,真的可能是瞎俠教的新秀。


小師妹,餘生請多指教。

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