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#實話實說 之八:中年黃蓉

已更新:2020年9月19日


我周六該貼的文,居然寫不出來。以為我可以控制我的筆。我誇口,說我可以一周貼兩篇,還可以「順便」替同學會宣傳。我想的多好,但是怎麼寫,怎麼不順,拖了地,把衣櫃該洗的衣服洗了,第四稿的文章還是被丟到垃圾桶。


因為連假,所以可每週例會不必開了,但是事情還是依然進行著。


上次開會的時候,我的狀態並不好,所以直接放空。我看著螢幕上那些漂亮女孩,她們在討論替學校募款,替紀念小物訂價,他們在設計報名表。這些都是令人頭疼的事,但在她們手上,「好不容易」就突然地变成了「好容易」,我窩在這群團隊,就覺得安心,因為事情就是能成。



那些財務組的姑娘。讓我無端想起了中年黃蓉。


中年黃蓉是個什麼概念?其實我初讀金庸,總覺得金庸筆下的女主角好多半是概念股。我尤其討厭少年黃蓉,她根本就是人生勝利組,美的不可方物,家世好,冰雪聰明,過目不忘。


但這些跟她本人又有什麼關係,她贏,不過是贏在投胎投得好,我甚至一開始不相信,她會喜歡靖哥哥。靖哥哥不過是那隻她尚未馴服的黃金獵犬。


我煩黃蓉,其實有一半,也是因為那時我刻意保持距離的高中同學,那群女子,在他們面前,再難的考題就變得顯而易見。我常想,這些女子,不知年華老去之後,會變成何等模樣。


然後看了神鵰,可以理解為什麼,有人多喜歡少年黃蓉,就會多討厭中年黃蓉。


而中年黃蓉是我開始發展「神秘的x」的理論種子。


中年黃蓉,應該是愛郭靖的,因愛,所以甘願,以他的理想,為與他共築的夢。他要抗金,她陪,他要守襄陽,她陪,他去做「俠之大者」的夢,她替他看頭看尾,她替他支撐了社會企業(守護襄陽),还替她自己的公司產業升級(有了污衣淨衣派,有了不同產業客群之分),還生了三個娃,其中兩個都會把人逼出白頭髮。


更慘的是,她還有一個「蓉兒說了算」的甩手掌櫃。除了不需要打婆媳大戰,中年黃蓉的生活有什麼容易?


她那個沒心沒肺的老公,順便收容了一個令人超级頭疼孩子,沒問過蓉兒是否已經焦頭爛額。那個郭府,活脫脫是自家教學的「非森林小學」。而這一切大小雞毛一地的事,都不是聰明過目不忘可以解決,但她撐過來,在外人眼中,她的智慧成了令人不舒服的算計。她喜歡自己是郭夫人嗎?


她没走,因為那個神秘的x。


她選定的靖哥哥,遇到她之後,一生歲月靜好,因為她負重前行。而她也在負重前行的孤獨修煉中,找到了她不可能在桃花島那個舒適圈認識的自己。


螢幕上這群女子, 她們有著中年黃蓉的從容智慧,像一個珠母貝。



真的珍珠的開始,是一粒令人不舒服的沙。是她們用自己的學習,把世間给他們的沙粒,变成了珍珠。而這些珍珠,代表不是價格,而是一種價值,一種態度。而這群女子,因為要辦同學會,他們聚在一起,每個人都像不藏私的珠母貝,捐出了心中的那顆瑩瑩潤澤的珍珠,而那兩位總召、扮演了那個線,把大家串成了珍珠項鍊。


這些女子曾經辛苦了。但依舊美麗,依然优雅,就像一顆珍珠,就像中年黃蓉。


但她們比蓉兒幸福,因為他們有彼此,永不孤單。

11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