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#實話實說 之十二:推薦信


最近接到一封沒禮貌的電郵,是一個以前的學生。她來信質問我,為什麼沒替她寫推薦信。她說,她問了知情人士,得知學校是因為少了我這封推荐信,沒錄取她.


這故事,其實是有前期提要。


這學生的確寫信來「要推薦信」。我拒絕了。我說我不會替學生寫「不温不火」的推薦信,「這樣的推薦信對你的求職路,沒有幫助。」


這個學生就去找了另一個老師,但是那個老師婉言的說,要被那個學區錄用,我的推薦信比較够力。那個老師並沒有告訴學生,她「有求必應」的推薦信,在那個學區已經失去效力。

那個老師之後,也把學生要推薦信的电郵轉發給我,上面還加了一句「幫個忙吧。」


「礙難相助。」是我簡明扼要的回復。



我以為事情就這麼結束了。但我不知,這學生还是走了個巧門。他把我的聯絡方式,寫在申請書上,我是他的「reference」(準推薦人)。


但這個學生沒想到的是,學區甄試單位真的會打电話,發電郵向我求証核實。而我的回答是:「某生的確是畢業於我們學校,但我並沒有同意替她寫推薦信。」

結果,這學生沒被錄取。


這學生跟知情人士分析戰情,結論是,就是因為那封「缺席的推薦信」,所以學生就「興師問罪」。她覺得我一定跟校方說了壞話。她更擔心我的負評會有餘波盪漾的惡果。

我跟學生回信,基本上只是把我給學校的回郵轉發給她。


其實,孩子:我那封缺席的信,不是你沒被錄取的全部原因,它只是最後的砝碼,定音一鎚。

你的錯,是在不該投機取巧,在未經我同意之前,把我名列推薦人名單。


你以為我會礙於人情壓力,替你說說場面上的好話。你更沒有反省,為什麼我不肯替你寫推薦信。


這封缺席的推薦信,間接証實面試單位心中待答的疑問,這才是你沒被錄取的原因。

我不是只幫得意門生寫推薦信,我也替「可造之材」寫。 在這個鄉下地方,特教老師是稀缺人才,一旦過了試用期,就很難炒魷魚。我也希望缺老師的學校,能够找到老師,但是這並不代表缺老師的學校,就該「病急亂投醫」的「將就」。


我知道我惡名在外,但我很欣慰。我的缺席推薦信,有時比白紙黑字更有用。

無聲勝有聲。

13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