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#實話實說 之十:拒絕的理由




這次籌備同學會,跟我同組的小仙女總愛對我説:「頭已經洗下去了。」我知道她的意思,事情開始了,不好半途而廢,總得劈荊斬棘,使命必達。畢竟,我們都是愛面子的。


但這個理由,在我眼裡,是大寫的蒼白心虛。因為當我們跟自己説這句的時候,我們可能在威脅利誘,用情緒綁架自己。


我不喜歡這樣瞎的理由,也不願將就接受。

我直擊靈魂地問自己:為什麼要撩落去?

我想辦同學會,是因疫情噬人的孤單與寂寞。我寫 #實話實説,是為了把腦中隱隱約約似是而非的想法,梳理清楚。

我看著鏡中的茶包貓說:這些可都是為了你。


以前小時候,我很愛攀比,比輸了,就記仇,生氣。我也學會用「想像的敵人」引發鬪志。其實,像我這樣心性高傲的,除了自己,還有誰真的能把我徹底打趴?


而我一路走來,到底已經有幾次扮演了自己「致命的敵人」,用軟硬兼施地,逼自己委屈求全。


委屈,真的能求全嗎?


如果能求全得全,那不是心想事成?如果是心想事成,又何來委屈?


多年以後,終於看懂,「有志者事竟成」是天大的謊話。有些事是有好的開始,好的開始,是成功的一半。但成功的一半,不過也只是一類的功敗垂成。


有些事,不成。關了門,斷了的念想,正是上天對我的垂憐。


有個朋友送我一張照片,照片裏是森林大火之後,新生的植被。她説她一直等,等到小娃長大成人,才把它送給我。她説初識我的時候,我的慘狀,直比森林大火的受災戶。





可是我告訴她,我回想起來,才沒那麼慘。我只是過了一個轉捩點,歸零之後,我把自己折斷的羽翼接回來,我懂得什麼該爭,什麼可以割捨。憤怒是燎原大火。恨與慟,可以激發潛力,逼我跟恐懼斡旋,「順便」直視自己的本心。


我開始懂得拒絕,被自己不在乎的人討厭,其實一點也不需要難過。而被自己喜歡的人,被自己的想像綁架,比較麻煩,是我現在要認真推敲的練習題。


我認識的一個好朋友,是個新進的人生精算師。

揪他一起作一個項目。他在電話那頭問我:「如果我拒絕,我們的友誼會不會有影響?」

「不會。」

「好,那我拒絕了。」

喂,等等,搞什麼鬼?這還是朋友嗎?

他如釋重負的道謝,乍看之下,是理直氣壯,其實有些心虛。

我想,如果我拗一下,他應該不會拒絕。

可是如果真的是好朋友,我怎麼好意思,把他當工具人呢?

幾天後,我們討論起這件事,我們都很支持,當彼此的十八銅人陣,練習拒絕自己喜歡尊敬崇拜的人。

後來,他也來揪我做一個項目。

我不如他,遲疑了三十秒才拒絕。

我吐了一口氣:「拒絕你,真不容易。」

他莫測高深地一笑:「沒差,多練練就好。」

5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