搜尋

#實話實説 之十五:敗家與傳家


當單親媽媽久了,總告訴自己與孩子,一個錢要掰成兩個用。我以為我終於學會了勤儉持家,我家大小娃,我的朋友,對於我這種自我感覺良好,至多只是寵溺地笑笑。大娃離巢時,正式且鄭重地,執行勤儉持家的家訓,移交給小娃。「小心,別讓媽媽失心瘋式地上網亂買。」

我的朋友跟娃兒,都知道,我是個慣犯。大學有一次買了三千六百元的書,一個月的生活費,差點扛不回來。朋友説,怎麼了,我説我以為只是聊完天,各自回家前,晃進了書店,然後,「悲劇」就發生了。



可是,我所謂的朋友,有時也會推波助瀾。她人在台北,輕輕地告訴我,在某城網站看到了兩套好書:「傳家」,和「台北上河圖」,我立刻就心癢難耐。立馬,上去,登錄,一直走到最後一步,我看到了120美元的鉅額運費,小娃在睡覺,但我踩剎車。

我這個月的失心瘋,已經給了同學會,我們自己的重聚小鋪。


我給自己和大小娃買了田螺姑娘設計的立體口罩及口罩套,設計的圖樣是銀杏。我們選了銀杏是因為銀杏(據説)有緩和愛茲海默症的惡化。田螺姑娘還把書包上的字嵌在了口罩的設計。

我也給我們一家買了鑰匙圈及行李飄帶,我們還買了手絹,紀念年少時,用手帕綁頭髮,K書,在焦頭爛額時,憋氣衝過終點線。


這些小物,像我的孩子,因為他們是我命名的。


另外可以傳家的是,立體紙雕便條,當你撕完了所有的便條紙,我們當年校園的老樓,就從記憶中浮現。小仙女為這個紙雕拍的縮時廣告影片,贏得大小娃的驚嘆。


「看到了嗎,便簽紙雕上最後的十六字是我選的。」



小娃問我,等這紙雕到手,我會一口氣撕完便條紙,讓樓浮現嗎?還是我願意一日一頁地等待?

我想,我要等離巢而因疫情被隔離的大娃,回家,我們一起撕。未拆封的紙雕,彌封的是對我們而言,顯而易見的想念,就像那幢樓。


大小娃説這些小物是美麗的記憶,那一年有疫情,但媽媽仍執拗地跟一群奇葩的阿姨,辦一場有夢想的同學會。


而物超所值的「傳家」及「台北上河圖」可以等,暫時被留在購物車。


這一切,都很值得。

27 次查看0 則留言

最新文章

查看全部