論壇文章

juilingsung
2020年11月24日
In 我有話要說
要不要參加北一女的「三五重聚」?我也斷斷續續想過這個問題,歷時「不多」年,最近答案越來越清晰! 大約五年前,在網上搜尋,知道北一女有「三五重聚」(三五續緣)這等可大可小的事,當時心想:「我可能不會愛去」。從網上看來的有限資訊顯示,相聚地點慣例在美國東岸。雖然我在美東住過十年,有著還不錯的回憶,但是搬到美西之後,我覺得地點遙遠,而且工作也不好放下,所以早已打定主意--不必動心! 在新冠疫情如火如荼的七月,忽然收到今年三五重聚在雲端的消息。馨君、慧玲、和亞蕾、聯手用文字和音樂,創作出極為浪漫感性的「愛在Covid-19蔓延時」預告影片。我重複品味了不知多少遍,感動莫名!尤其是看到馨君寫的 「我忙著錄網課,無端端地,在給畢業生錄臨別贈言,就哭了。」 「自從三月之後,我就幾乎沒有出過門.......」 「忍不住很任性的,用力想念應該不該想念的人....」 「因為疫情,春天不見了,夏天到了,再不做事,秋天也要過去了。」 「憑什麼!憑什麼,因為這個疫情我就不能去參加三五重聚。(突然覺得自己是被丟包的灰姑娘。)」 這些字句猛敲心門,傳來異常真切的感應。唯獨接下來這些話生分了些:想你了,想見面,想聊天..... 其實,離開綠園之後,大部分的人都被訓練得獨立、勇敢、又堅強,我幾乎不曾主動去回想高中生活!三十重聚後,雖然為記憶增色加溫,也重新認識了一些老同學和新朋友,但仍難免離久情疏。是誰在這個多情被看作無聊的年紀,還下得出這種字句? 眼看著三五重聚的籌備項目和節目越來越豐富,並用心用力連結著更多散落天涯的冰冷的心,我真心佩服!但忙碌的生活步調,常常讓我只想用減法生活,並停留在舒適圈裡。那些精通十八般武藝,可以用加法甚至是乘法去生活的綠園才女雖然令人欣賞嘆服,與有榮焉,但很多時候,要靠近這些光彩奪目的同學,仍需要不少勇氣! 疫情下,舒適圈被縮限到只剩家裡,無論做大事小事都必須突破自己的慣性,欲哭無淚的感覺,總是隱隱在心底出沒! 當「突破慣性」變成了金科玉律,我在漫漫夏日,也陸陸續續聯繫了幾個久違的高中校內外老朋友。有的曾經很熟,有的從來就不熟。沒想到這種突破和後續交流,讓我的回憶觸角延伸到省視自己的高中校外住宿生活,並再次體會到「與自己和好」和「接納他人」的意義和喜悅。人海茫茫,能和老朋友重新連結和熟識,蘊藏著何等驚喜的能量!前陣子,朋友有感而發捎來短信說: 「不同於朋友、同事具有選擇性,同學是除了親人之外,無可選擇的另一群有緣的人。 幾乎同齡,像是鏡子一般,是一群照見自己成長路的人。     人生越走越久,越走越想回頭看,越回頭看,越發現珍貴的都是那些自己忽略的。」 不久前,被班代請託主持聊「天」室時,我也在「天」大地大,可能需要有組織的使命下,再度看到一段話: 做沒做過的事,叫成長; 做不願做的事,叫改變; 做不敢做的事,叫突破。 遙想五年前,自己不管是參加在七月台灣還是九月美西的同學會,其實都沒有熟識的朋友。在台灣那場中型的「勤仁節」聚會前,我先會見了四五個小圈朋友。他們都毫無興趣繼續參加接下來那場稍大型的聚會,估計大約和我一樣,從前在校就沒有被欣賞和肯定的歸屬感。 美西那場,是三四點下班後,才和不太熟的同學輪流開車。從聖荷西到洛杉磯,早過了半夜。可雖然不熟,我和艾琳卻一路暢聊了八個多鐘頭,我覺得萬分可貴而珍惜!和其他幾個美西同學前前後後相聚下來,我也每每驚詫於這些同學是如何可以從見面的第五分鐘起,就掏心掏肺,交淺言深地在一群陌生新老朋友間自我剖析,相互提升。彷彿綠衣人一重聚,就有種特殊的心電交流。 若干年後,幾位同學告訴我,在照片或是影片中看到我參加了兩場同學會,感到十分訝異,因為非常不像文靜內斂的印象我。 突破帶給我的切身感受是:記憶是可以重塑的,記憶是可以加溫的! 想當年大家的情感經歷和表達能力都有限,不管是朝夕相處,或是偶爾擦身而過,在課業和各項活動的忙碌中,對彼此是多麼「忘情」和「忘言」啊! 改變和突破的機會又來了!同學們,來個新嘗試,下載Zoom,加入「三五重聚」雲端聚會吧!節目看來精彩豐富,工作人員無米成炊,「懷胎九月」,而我們居然可以「輕鬆」、「免費」、還「臨時」參加! 在茫茫人海中,我們成為「同學」,是何等情緣!上來吧!我們飛天捲雲,玩玩仙女棒,互為彼此的魔鏡好嗎?在這Covid-19 蔓延時,讓我們不忘情,也不忘言,感受一種只有「同學」,才能分享的,莫名其妙的愛........ ReplyForward
4
0
44

juilingsung

更多動作